绝境

  我常常想到“绝境”这个凄凉的境遇。想到绝境的时候,自然就想到了因处于绝境而生得壮丽、生得热烈的人们。比如苏东坡,被放逐到僻远的黄州,远离自己的家眷,处在了绝境的境遇之中。但是,这个绝境却成全了苏东坡。凄苦的黄州生活,那种富丽世界的轰然倒塌,这种混迹于樵妇渔夫间的身影,使他得以体察认识民间的疾苦,从而使我们这个民族,从此有了优美的黄州诗文。黄州这个绝境,使苏东坡的生命登上了一个前所未有的人生高度。比如司马迁,因为兵败投降匈奴的李陵说了句体谅的话,被汉武帝下“蚕食”,受“腐刑”。这种对生命的极大摧残与耻辱,将才高气傲的司马迁逼到了绝境。他想到了死,但却又从“西伯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等贤者的遭遇中得到深切的体悟,于是“就极刑而无愠色”,决心“隐忍苟活”。虽然他“每念斯耻,汗未尝不发背沾衣”,但却从此绝了官欲,绝了俗欲,从自己的不幸遭遇中生发出空前的力量与勇气,完成了“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的《史记》。司马迁因了那残酷的“腐刑”而走上了我们这个民族的顶峰。再比如远在法国的那个因穷困潦倒被债主所逼躲到一个小破阁楼上逃债的巴尔扎克,到了只靠喝咖啡充饥的绝境,终于悟到了那世界的虚荣与奢华原不是为自己而设的。于是发奋写作,人类从此有了伟大的《人间喜剧》。
  
  绝境,在绵延的历史长河中耸起了一座座不朽的生命的丰碑。那些被逼到了绝境的人们,那些四面楚歌性情狷介的人们,那些已无路可走的人们,在绝境这个苍凉的荒野中,不仅没有走向毁灭,而是让自己的人生在这里升华成为一种前所未有的风景。
  
  毫无疑问,绝境是一种铸造伟大人生的境遇。中国古代的军事家发现了这个秘密,给千百年绵延不绝的战争提出了一个经典策略:置之死地而后生。这个策略在不可尽数的历史战争中被使用过了,又一次次地提供了胜利者的印证。
  
  置之死地而后生。没有了路可走,才会拿出所有的智慧去寻找路径。彻底地没有了希望,绝望才会焕发出不可遏止的能量去寻找希望的光芒失败了,败得一无所有,败得前功尽弃,才没有了任何先前的框架与束缚,全身心地去探索新的可能。人生中,心灵的坚强与勇气是主导方向的罗盘。一个人只要心灵不死,只要保持着心灵的不屈与英勇,绝境只能是给自己人生的又一次机会,又一种可能。因为,它是一个阶段的人生结论,而不是人生的全部。人生是由无数个局部的片断组成的,我们所看到的任何一种人生,不论其光芒万丈还是穷困潦倒都不是其真正的面貌,那只是其中一个阶段的写照而已。
  
  绝境给予人的启悟是难以估量的,它是理性人生的转折点,是伟大人生的乐园,是使一个人摆脱平庸世俗的家园,同时又是渺小人生的葬身地。在这个境遇里,不可尽数的是那些为命运所掳,为人生所累,只看到局部人生的人们。这些人们,处在了绝境中,只是抓着过去的绳索呐喊,祈求给自己再一次机会,给自己留下一条路,于是都被过去的岁月很轻蔑地杀死在了绝境的墓穴里,成为了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绝境成全的是那些杰出的英雄,也成全了那些世俗的过客。杰出的英雄因走进了绝境而顿悟,使自己的人生焕发出了灿烂的光芒;平庸的过客因走进了绝境而被逐出了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