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低些身子不会矮了你的高度

  温弗蕾是美国电视台星期天节目的女主持人。她出生在贫寒的黑人家庭,与主流社会相距甚远,且体重超常,长得“毫无魅力”。就这样的状况,她却选择了做节目主持人。什么职业不能选偏偏选这个呢?这可是最讲究外形、最贴近主流社会的行当啊。她能占有一席之地吗?退一步说,能混上一口饭吃吗?
  
  让人惊奇的是,这些年下来,她的节目在美国200多家电视台播放,覆盖率接近100%,收视率也极高,网络点击率达14.2万人次,她的年收入已达1.8亿美元。如今,她不仅是一位闻名美国,而且是闻名世界的主持人了。
  
  温弗蕾占什么天时和地利了?得益于怎样的策划和才气?
  
  没有,都没有。她只是把那些本来只会拖后腿的“资源”,做成了她事业的助推器。比如,节目做到儿童受虐待现象时,她告诉大家:我小时候也受过虐待,而且说得很详细;说到贫穷时,她会十分动情地回忆自己的苦难童年;说到黑人话题时,她会更投入,可以把一些只在黑人中流行的俚语也带出来让大家乐。她从不隐讳她的贫穷和她是黑人,她从不认为这些有什么“低下”,也就是这些“低下”成就了她的豁达大度和善解人意。要说她愚,应该是大智若愚。
  
  虽然她是“脱口秀天后”,她到去年为止已经35次获得被称为“电视界奥斯卡”的艾美奖,但她的目光喜欢投向女性、穷人、少数族裔以及身体和心理上有问题的社会边缘人。在名人和普通人中,她更注意普通人;在白人和黑人中,她更关注黑人;在轰动大事和日常琐事中,她更在意烦琐小事……她很少充分表现她的睿智,她的朋友是小街陋巷的大妈、肩负重担的家庭主妇、整天带着孙子的老人,有时她会把这些人请来参加黑人歌手的演唱会,满足他们的梦想,甚至给他们资助。事实上,不是观众对她热情过度,而是她把生活做成了节目,也把节目做成了她的生活。
  
  我们见过不少主持人,一看到他们就会让我们感到他们远在我们的前面、上面,他们很有分寸,但不是本色而是教养;也很谦虚,但不是心通而是得体,实际距离是十分明显的,但温弗蕾却和他们相反。
  
  这还让我想起出身贫寒也很胖的保罗八世。他是教皇,却去监狱祝福犯人,还说:我的侄子也与你们一样犯了罪,我到这里也是来探望他的。因为他不戴面具,知道分享别人的苦乐,他有很高的威望,许多人认为他是耶稣的化身。
  
  当我们努力维护自己的尊严、不时注意自己的形象的时候,一定是在表演。表演当然不是真实的自己,只有不断地变脸才会与周围协调,这是最尴尬也最辛苦的,也是得分最低的时候。好人缘,除了我们的实力,就在于我们的魅力了。魅力很难获得,但也有一个简捷有效的办法,即放低身子,摘掉面具。摘了面具,我不用做,你也不用防,而放低身子,也绝不会矮了我们的高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