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温杯不是中年人的迷失

近日,保温杯突然成了社交网络上的热点话题。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保温杯,里边或许还泡着几颗枸杞,这似乎成了“中年危机”的典型画面。其由头是一位网友讲述自己一位摄影师朋友的经历。一个中年谢顶的摄影师朋友,年轻时...

一个肿瘤科大夫的转身

145岁以前,肿瘤科大夫秦苑的生活里填满了各种恶性肿瘤病历。她闷着头救,大多数时候却跑不过死神。最终,病历又变成一张又一张死亡通知单。“住进你们科的病人,钱花完了,罪遭够了,人就走了。”一位多发性...

莫里诺少校

霍桑有一篇小说叫《我的堂叔莫里诺少校》,讲的是少年罗宾的成人礼。罗宾18岁,乡下孩子第一次进城。他身体健壮,手里拿着一根短木棍,兜里有一些零钱。他的父亲是一位乡村牧师,打发他到波士顿投靠堂叔莫里诺。莫里诺少校是波士...

我和我的太太

这是一个年近75岁的男子,以满腹深情写下的一些文字,是赠予她的生日礼物,而这个她,就是我的太太。太太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无论我富有还是贫穷,她都是要陪伴我一辈子的女人。这可不是开玩笑的。是啊,我们的恋情,应该说并无...

永是有情人

去邮箱取信时,遇到邻居老太太。她亲切地拉着我的手,和我聊了好半天。深秋的寒风吹拂着她的白发,她拉了拉围巾,神情黯淡地说:“以前都是我那老伴儿出来拿邮件,他就趁机站在外面抽一支烟,抽完了才回来,因为我不让他在屋...

爸爸认识所有的鱼

老爸走了,我赶去机场,回北京。老爸10天前还能吃能喝,半盘卤肘子吃光,还能喝光一碗粥。两天前还在做饭炒蘑菇,今天上午还吃了半碗面条。今天下午5点,他就毫无痛苦地去了。他过完83岁生日还没多久。今天还是老妈的生日。...

摇摇晃晃穿越城市的人

1许多年前,在感情上吃了苦头的我,跑到深圳来避难。下飞机,出机场,拖着两个硕大的行李箱,来到330路机场大巴跟前。看看那锃亮、高大的330路大巴,我顷刻间觉得自己更加渺小了。我的大箱子倒是坚挺硬朗、傻不愣登地支棱着,蓬头...

是什么理由让我们放弃了远方

你,一会儿看我,一会儿看云。我觉得,你看我时很远,你看云时很近。——顾城《远与近》很显然,这首诗和距离无关,写的是人和自然之间的无间、人和人之...

骗术

某君来舞台剧《雪国》的后台参观,看得津津有味。“这样的大树总不可能摆一棵真的在舞台上,而做一棵假的观众又会察觉。不过,本来以为你们会做得粗壮一点,没想到蛮细的。还有这些树林,竟然是用布垂吊而成,完全没注意到,...

位子决定脑子

看《老残游记》,会觉得其作者刘鹗可谓是清末的反腐英雄。可正是这个刘鹗,一面写书讽刺晚清官场的种种丑态,一面却到处跑官、跑项目。翁同?的日记记载:“刘鹗者,镇江同乡,屡次在督办处递说帖,携银五万,至京打点,营干...